DogMyCats 发表于 2019-7-8 21:15

觉得“中国缺少自由”的都是些什么人?

党的十八大以后,整个社会风气都在向好的方向转化,反腐败,扫黑除恶,扫荡宗教极端势力,许多丑恶的社会现象得到了应有的惩治。总的来说,这是一个让普通百姓安居乐业、有幸福感的时代。也是“80后”群体经历过的最好的时代。即便在这个时代,照样有人唧唧歪歪,一提到西方国家就是“高大上”,一提到中国就是“矮矬穷”。在他们的意识里,越是把中国批评得一无是处,就越能彰显其“独立思想”。放在二三十年前,这一套还能忽悠不少人,甚至一度掀起学潮。但是时代已经变了,老调重弹愈发令人感到厌恶。比如,有些人不厌其烦地鼓吹“西方才有自由,中国缺少自由”这类论调,这就很无聊了。踏实养家、认真做事的普通群众,现在几乎不会抱怨“中国缺少自由”。原因显而易见——改革开放40年后,中国社会的流动性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。先前为了控制社会流动性而制订的限制个人自由的手段,几乎全部消失了,这当然是实实在在的社会进步。40年前,乘坐民航飞机、在大城市住宾馆需要介绍信,当时绝无“自助游”的概念;现在你想去哪就去哪,用手机APP就能预订机票、宾馆。40年前,在个人意愿下换个城市工作,几乎没法操作,因为这涉及计划经济下的“交换劳动指标”;现在换个城市工作则是很正常的事情,求职网站和猎头就能帮你做到这一点。40年前,普通群众事实上没有迁徙自由,一旦迁徙政府就难以管理;现在城乡二元体系已转向城乡融合发展,普通群众办理户口“农转非”、在一般城市落户,是很容易实现的事情。40年前,公安机关极少发放因私护照,“海外关系”甚至是敏感词;现在普通群众可以随便申请护照,办理起来也非常快捷,出国旅游、求学、工作,都不成问题。对普通群众而言,不仅生活中多了很多自由和便利,实际享有的言论自由也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程度。许多缺乏社会阅历的人,误以为在西方国家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、完全没有顾忌,这真是大错特错。其实,西方国家有很多不能触碰的“政治正确”,比如LGBT、种族话题等等。而且,西方国家的国家机器也并不秉承“客观中立”的立场——德国联邦情报局自1999年以来监听外国媒体记者或编辑部的电话、传真、电子邮件等,有至少50个监听线路。在美国,人们在媒体上可以批评个别的政府官员,但是不能批评美国的政治制度。如果谁公开说,美国的宪法不好,两党制不好,金融资本对政界的影响不好,那他就要被永久的封杀了。不仅如此,还可能享受被情报机构长期关注的“待遇”。反观中国,舆论场上对政治制度的批评意见司空见惯。批评意见的激烈程度,岂是美国媒体能比的?尽管很多批评并不是正确的,但是批评者并没有受到什么迫害和清算。鼓吹“中国缺少自由”的人,现在还在玩智能手机,而不是在接受国家安全机构的讯问。可见“中国缺少自由”实属逻辑悖论——真要是缺少自由,就看不到很多人在网上胡说八道了。既然“中国缺少自由”是一个伪命题,那么现阶段鼓吹“中国缺少自由”的都是些什么人呢?从实际情况来看,大致有两类。一类人是带有“小资”、“白左”倾向的在校大学生或小白领。其特点是养尊处优,但阅历贫乏、见识浅薄。这些人喜欢标榜“独立思想”,但其知识储备压根就不足以支撑什么“独立思想”,他们平日里不过是人云亦云赶时髦罢了。前些年,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管理还比较混乱,“公知”一度兴风作浪,以造谣的手段抹黑中国,对很多阅历贫乏的青年起到了极为负面的影响。好在中国开放程度越来越高,群众对外部环境的了解也不断增加,“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”之类的谣言逐渐破灭。以目前的形势来看,一度被错误观念迷惑的青年,会逐渐迷途知返。另一类人则非常坚定地认为“中国缺少自由”。这个群体主要是改革开放造就的一些暴发户,以及与他们沆瀣一气的无耻文人。“小资”大学生和小白领只是有些缺心眼,而暴发户却是实打实的坏心眼。暴发户对中国的社会制度是极为不满的。因为,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下,公权力高于私人资本;而在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下,私人资本高于公权力,政府官员本质上是私人资本的“勤务员”,帮助私人资本实现对社会的全盘统治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暴发户痛恨中国的社会制度,向往西方的社会制度,实乃阶级立场使然。这些年在商界,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,所以颇为了解暴发户的眼界和世界观。暴发户抱怨“中国缺少自由”,其实是觉得“私人资本缺少特权”。与他们不切实际的期待相比,中国的私人资本享受的特权确实太少了。暴发户特别向往美国,因为美国的社会制度、特别是司法制度,诚心诚意地为私人资本保驾护航。例如1994年著名的“辛普森杀妻案”,就是财力左右司法的典型案例。身为橄榄球明星和演员的辛普森拥有雄厚的财力,邀请到了豪华的律师阵容,以“证据合法性”为由碾压了公诉人,使辛普森9个月后无罪开释。而中国的社会制度并没有为私人资本提供这样的特权。2002年发生了震惊全国的“徐建平杀妻分尸案”。案犯徐建平时为绍兴轻纺科技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,被害人丁遐是徐的妻子、该公司董事长。徐建平被捕后,近200人上书法院为他求情,其中多数为知识阶层人士,理由是他为中国纺织行业做出过突出贡献,开发出许多有很高商业价值的专利技术。但是法院并不买账,二审维持了对徐建平的死刑判决,2003年底即对其执行死刑。正因为如此,暴发户才会感到寝食难安——他们嫌自己的特权太少了,还不足以对国家机器指手画脚:哎呀,我建个厂竟然还要接受环评,中国缺少自由啊。哎呀,市场监督管理局竟然还真敢处罚我的企业,中国缺少自由啊。哎呀,我叫个鸡、玩弄几个幼女,竟然用钱都不能摆平,中国缺少自由啊。哎呀,我的马仔们遭遇了“扫黑除恶”、我不能在地盘上呼风唤雨了,中国缺少自由啊……其实暴发户的价值观很简单,那就是一切从极为狭隘的个人利益出发,凡是对他个人有利的事物就是好的,别人的死活并不重要。现实中还真有不少这样的丑恶嘴脸:一边开着数百万元的豪车,一边骂《劳动合同法》对员工的保护太多了。在暴发户的眼里,普通群众不过就是屌丝、奴隶,哪里算得上是“人”呀?只有他们自己这些有头有脸的才算“人”,“自由”、“民主”都是他们的专有特权,与屌丝和奴隶无关。斯诺登爆出“棱镜门”,举世哗然。美国国家安全局经营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监听网络,被监听的亿万民众的“自由”得到了保障吗?美国的“法制”又跑到哪里去了?暴发户对此视而不见,掩耳盗铃。暴发户的政治观点来源于其价值观,其突出特点是“两个否定”。1-否定20世纪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意义以及新中国前30年的历史。认为社会主义的所有探索都是瞎折腾,还不如直接跪西方当孙子。2-否定中共十八大以来确立的社会建设路线。因为党中央强调建立“亲”、“清”的新型政商关系,暴发户们拿钱摆平事情那一套不好使了,所以他们无不在背地里咒骂执政党“巩固专制”、“背离普世价值”。暴发户眼巴巴地期盼有朝一日红旗落地,私人资本可以凌驾于公权力之上。只有当党委被他们踩成肉泥、政府官员在他们面前唯唯诺诺的时候,他们才会觉得获得了充分的“自由”。只不过现在他们还不敢过于张扬,只能鼓吹“小政府”,希望政府乖乖地把社会的治理权让渡给私人资本。欲壑难填,政府无论给暴发户什么权利和待遇,都不可能让他们对中国的社会制度感到满意。说到这里,不由得感慨: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差距,其实是阶级立场的差距。某些小知识分子喜欢念叨什么“免于恐惧的自由”,这本身就是阅历极为贫乏、观念极为幼稚的表现——殊不知,国家机器的本质就是暴力机关,就是用来制造恐惧的。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的差别,在于哪个阶级控制国家机器,而不在于国家机器是否掌握暴力。更何况,阶级社会中,终究存在着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。倘若黄世仁免于恐惧,喜儿就得日日恐惧了。某些反动势力心中的“理想社会”,对于劳动人民而言将是无穷的噩梦。

DogMyCats 发表于 2019-7-8 21:17

董哈哈啊:有些人想要的不是自由,而是特权乃至于政权

醉梦夜长:你限制资本的自由,人家当然不爽啊。。人家渴望的是华尔街那种自由

用户:这些人,叫做精英主义者,他们崇尚自私自利和弱肉强食,他们已经肆虐中国几千年了,在社会上表现为奴隶主、地主和资本家。

牛过:终于有人说了一句大实话,问题的核心就是阶级矛盾,而阶级矛盾无法调和。

我的新娘 发表于 2019-7-8 23:30

问题的核心就是阶级矛盾,而阶级矛盾无法调和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觉得“中国缺少自由”的都是些什么人?